粘糕

一阴兮一阳:

已至五月,而今年在手工上无所成,于是将拖延许久的立体刺绣拿出来。恰好受惠许久的一位实验员转职,正好可做临别礼物,于是做成胸针。原曾想配上花蕾花叶,而终于简化了。于是这孩子诞生之初便要远行。

做完仍然不甘心,又将另一件拖延许久的活计拖出来收尾。对于密集恐惧者,初见打籽绣是一阵惊悚,细细赏味许久便又觉得拙朴可爱。这件活计开工时已经是两年前,一年前将打籽完成后,觉得必要可为人用才不辜负。便又拖到今年。流苏是新配上,但琉璃却必要说一说。记得小学时中国结曾大热一阵。某个周末,家母带我逛小街,于是搜罗便宜的小饰件手串,其中便有一条琉璃流苏,当日起便爱不释手。记得最初拴在小包上,后来又到了更为随身的文具袋上。果然一日流苏散落,便收起再未用。未曾想琉璃始终收在身边,甚至伴我今日远赴他乡。今日重焕新生,也是一桩乐事。

Cici's story:

瓢虫与立体绣圆舞曲 八月在北京将开设此课,具体详情可

微信:ci-candy

玲珑匠-Angela:

又见葡萄
这次选用了真丝来制作
属于夏日的专属
在炎日里透了一份清凉…
#stumpwork by angela#